你我的一中,不变的情怀 | 绍兴一中杭州校友2018年会行摄-爱的腕带网,医用腕带总代理,医疗腕带,婴儿防盗系统,医用标签,条码打印腕带,母婴腕带,成人腕带,新生儿腕带,儿童腕带,娱乐腕带,手写腕带,打印腕带,智能识别腕带,病人腕带,腕带打印机,管道标签 
在线客服
 爱的腕带网,医用腕带总代理,医疗腕带,医用标签,条码打印腕带,母婴腕带,成人腕带,新生儿腕带,儿童腕带,娱乐腕带,手写腕带,打印腕带,智能识别腕带,病人腕带,腕带打印机,管道标签
你我的一中,不变的情怀 | 绍兴一中杭州校友2018年会行摄 2018-02-05点击次数:2223

BGM: Elgar “Enigma Variations, Op 36”

埃尔加 “谜语变奏曲”

摄影 绍兴一中85届  刘国新

绍兴一中杭州校友群:190561578




绍兴一中,我们心中守护的少年心灵家园。
2月4日(周日),丁酉腊月十九。绍兴一中杭州校友分会2018迎春年会在杭州城北万达广场浙江华汇公司举行。年会上校友们聆听了三位知名校友的讲座。“国内政经谈”--主讲人:浙江工大教授,80届校友朱敏忠;“分投和理财”--主讲人:拔萃资本总经理,81届校友孙新伟;“空调和地暖”--主讲人:杭州凯申冷暖公司总监,89届校友徐晓东。
感谢徐晓东校友的悉心组织,感谢绍兴一中81届朱兴海校友的浙江华汇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www.cnhh.com)、81届孙新伟校友的拔萃资本杭州公司(www.bccapital.com.cn)及80届黄仁兴师兄的万里扬股份有限公司(www.zjwly.com)提供的丰盛晚餐和精美礼物。

带来冬天的问候和春天的消息,绍兴一中校长朱雯、校友会秘书长刘夏进一行三人莅临杭州校友年会,和杭州校友再次聚首,亲切交谈,传递母校关怀,畅叙校友情谊。徐晓东代表在杭校友向母校老师通报了过去一年来的校友活动开展情况和取得成果。年会上校友们谈笑风生,妙语连珠,回忆一起度过的校园的早晨和黄昏,一起走过的校园操场和小路,尤其是培养我们成长的昔日恩师,以及同窗共读的小伙伴们,重温往日情怀,回首尘封往事,回忆成长岁月,感慨万千。绍兴一中是有着悠久历史和深厚人文底蕴的名校,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参会的50多名校友对母校表达了共同美好的祝愿,祝绍兴一中越办越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背景音乐赏析

“Enigma Variations, Op 36”(谜语变奏曲)是管弦乐曲。英国爱德华·埃尔加(Edward Elgar,1857-1934)作于1899年。原题为《一个创作主题的变奏曲》。由主题和14段变奏曲组成,是作者最著名、最受人喜爱的管弦乐作品。
作曲家总谱上的题名是《一个创作主题的变奏曲》,"谜语"这一词仅指变奏主题而言。 本曲由一个主要主题("谜语"主题)与十四段变奏构成。总谱上的题献是"献给乐曲所描绘的我的十四位朋友"。至于埃尔加的这十四幅"癖性的素描"所描绘的是什么人,埃尔加不愿加以说明。后人只能根据每首变奏曲前的缩写字母或绰号来加以猜测,好在研究埃尔加的权威们对于这"十四个朋友"的人选都有基本一致的看法(只有第十三变奏曲的女主角稍有争议)。
乐曲的主要主题可以分为前后两个部分,用弦乐器奏出的前一部分(6小节)在g小调上,后一部分(4小节)则有管乐器加入,并转为G大调。这支优美而稍带悲哀情调的旋律稍加展开后便不停顿地转入了十四个变奏。
此曲作于1899年,1899年6月19日由汉斯·李希特指挥哈莱乐团首演,主题为AB两个对比乐句组成,A乐句为g小调,B乐句为G大调。



第一变奏,C. A. E,据考描写的是埃尔加的夫人卡洛琳·爱丽丝·埃尔加(Caroline Alice Elgar, 1848-1920)。抒情的变奏,主题改变节奏,分别出现在第二小提琴、中提琴、长笛和单簧管上,似乎叙述妻子的温柔体贴。
第二变奏,H. D. S. P,快板,描写斯图尔特-鲍威尔(Hew DavidSteuart-Powell),鲍威尔是钢琴家,曾和埃尔加(小提琴)和第十二变奏描写的大提琴家B. G. H合组三重奏团,埃尔加曾这样说:“每当开始演奏前,他总是先奏全音阶快速装饰音型,这里以十六分音符的乐节幽默地作弄他。”
第三变奏,R. B. T,理查·巴尔斯特·汤森(Richard Baxter Townshend),他是一位歌唱家,其音色令人联想到低音管。他是戏迷,用低音管表现他的音色.以玛祖卡舞曲型变奏开他玩笑,小快板。
第四变奏,W. M. B,威廉·米兹·贝克,一位精力充沛的英国乡村绅士,瓦格纳的崇拜者,善谈者,极快板。
第五变奏,R. P. A,理查·彭洛斯·阿诺德,19世纪诗人马修·阿诺德的儿子,学者,喜欢室内乐,c小调中板。
第六变奏,Ysobel,埃尔加的小提琴弟子伊莎贝·费顿,埃尔加改用了名字,这位女弟子后来改拉中提琴,所以这段变奏中突出中提琴的效果,C大调,小行板。
第七变奏,Troyte,建筑家阿瑟·特洛伊特·格利菲斯(Arthur Troyte Griffith),急板,以大提琴与低音提琴刻划其性格。
第八变奏,W. N,住在18世纪摩尔凡附近一座18世纪宅第的诺布里家女人之一的温尼弗雷德·诺布里小姐,G大调,小快板。由单簧管装饰主题的优美变奏。
第九变奏,Nimrod,宁录是诺亚的后裔,圣经《旧约》记载他善狩猎,约翰尼斯·耶格(August Johannes Jaeger,1860-1909),耶格的德文是狩猎的意思,其人稳重而诚实。回忆“夏日黄昏的一次长谈,我的朋友变得能说善辩,议论贝多芬,特别是他的慢板乐章之宏伟。”降E大调,慢板。
第十变奏,Dorabella,间奏曲,献给仿莫扎特歌剧《一丘之貉》中的少女杜拉贝拉的杜拉·彭尼(Dora Penny)小姐。她说话时欲说又止,特别动人,G大调,小快板。
第十一变奏,G. R. S,描写希里福德大教堂的风琴师乔治·罗伯特森·辛克莱和他的爱犬丹。据说开头3小节是描写奔下河堤,跳进河里的狗。g小调,极快板。
第十二变奏,B. G. N,大提琴家巴西尔·纳文森(Basil G. Nevinson),行板,主题由独奏大提琴变成忧郁的小夜曲。
第十三变奏,浪漫曲,﹡﹡﹡,据考这3个符号指正在海上旅行的拉迪·玛丽·利根(Lady Mary Lygon,婚后改为Lady Mary Forbe S-Trefusis),曲中片段引用了门德尔松《平静的海和幸福的航行》的主题。
第十四变奏,E. D. U,因埃尔加妻子昵称埃尔加为“艾都”(Edu),所以这首终曲实际是自画像,快板。
整部作品在大调主题的凯旋式的宽广表现中得到概括,最后以欢快的急板告终。



























































































































































《绍兴一中:一所名校的120年》

19世纪末期,历史给出的是一幅色彩灰暗、构建混乱的画图,尤其是在鸦片战争之后,国土割让,口岸通商,宗教传布,国运式微。然而,也正是在这个时期,西学东渐,惊涛拍岸,随着西方近代科学与资产阶级民主思想的传播和中国近代工商业的发展,中华大地涌动着一股教育兴国、维新变革的浪潮。

浙东名城绍兴闻风兴起,探索着,砥砺着,勇敢前行。
清光绪23年二月初一,公元1897年3月3日,由山阴乡绅、维新人士徐树兰捐银一千两,并筹得捐款四千余元,以二等学堂(相当于中学)规制,创办绍郡中西学堂,开领绍兴乃至浙江近代教育之先河。名闻遐迩的绍兴一中肇始于是,此日即定为校庆日。
徐树兰,字仲凡,号检庵,山阴人,自幼聪慧,少负文名,善书画。长期热心地方公益、不辞辛劳,晚年接受资产阶级改良派的维新变法,主张改革教育,务农富国。徐树兰顺时代大势,应国情民意而动,创绍郡中西学堂,自任督办(校董)。
绍郡中西学堂定学额40名,习国文、外国文、算学三科,另有附课生20名,专习外国文和算学。修业年限为5年。
学堂开办第二年,也就是1898年冬,戊戌变法失败,“六君子”瀛台泣血,使朝野知识分子心如寒冰。在清廷任翰林院编修的绍兴乡贤蔡元培认定清廷政治改良无望,决心投身教育,他认为“不先培养革新人士,而以少数人弋取政权,排斥旧顽,不能不情见势绌”,于是弃官回绍,应聘出任绍郡中西学堂总理(校长)。
蔡元培学识渊博,造诣崭远,加之殚精极虑,上任后即将满腔热忱与心血倾注于他平生第一次从事的教育生涯,展示出其过人的学识与才智。他规划创立藏书室,名曰《养新书藏》,亲笔撰题楹联:“吾越多才由实学,斯楼不朽在藏书”,并手订《略例》十五条,其办法:“除师生借阅外,凡校外助银十圆以上者,得一人借书;五十圆以上者四人。其余以是为差。助书者以其值为援引多寡之差”。此举立竿见影,“学堂图书之丰,甲于各校,盖赖是焉。”
1899年,学堂更名为绍兴府学堂。蔡元培招揽“极一时之选”的教员,力排守旧势力的阻挠和干扰,积极推进新式教育:购置科学仪器,改革课程设置,自编教材课本,并率先引进外籍教员。学堂以崭新的教学目标、崭新的教学内容、崭新的教学方法、崭新的教学设施在中国近代教育史上留下了辉煌的一页。
在蔡元培的主持下,绍兴府学堂经革新成为清末国内新式学堂的佼佼者之一,在中国近代教育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对于绍郡中西学堂及后来的绍兴府学堂师生们,蔡元培记忆深刻,他晚年在自己的回忆文章中这样写到:“该学堂学生,依年龄及国学程度,分为三斋,略如今日高小、初中、高中的一年级(教学及外国语例外)。今之北京大学校长蒋梦麟君与北大地质学教授王烈君,都是那时第一斋的小学生。”
蔡元培文中提到的学生蒋梦麟,字兆贤,号孟邻,中国近现代著名教育家,曾任国民政府第一任教育部长、行政院秘书长,也是北京大学历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校长。
蒋梦麟回忆在学堂的日子:“中西学堂教的不但是我国旧学,而且有西洋学科,这在中国教育史上还是一种新尝试。虽然先生解释得很粗浅,我总算开始接触西方知识了。在这以前,我对西洋的认识只是限于进口的洋货。现在我那充满了神仙狐鬼的脑子,却开始与思想上的舶来品接触了。”
除了蒋梦麟,在当时的优秀学员名单上,我们还可以看到许寿裳、夏丏尊、范爱农等一大串熠熠生辉的名字。
著名文学家、教育家、出版家夏丏尊也一直对那个激昂慷慨、充满着蓬勃朝气的学生时代念念不忘:“三四朋友聚谈,动辄就把话题移到革命上去,而所谓革命者,内容就只是排满,并没有现在的复杂。见了留学生从日本回来,没有辫子,恨不得也去留学,可以把辫子剪去(当时普通人是不许剪辫子的)。见了花翎颜色顶子的官吏,就暗中憎恶,以为这是奴隶的装束。卢梭、罗兰夫人、马志尼等都因了《新民丛报》的介绍,在我们心胸里成了令人神往的理想人物。罗兰夫人的`自由,自由!天下几多罪恶假汝之名以行!'已成为摇笔即来的文章套语了。”
1900年,蔡元培因不满于守旧派的反对和校董的干涉,愤而辞职,学堂为之停办一年。而蔡元培不久就赴上海创办中国教育会,随后又组织建立了光复会,自此走上了民主革命的道路。
1901年秋,绍兴府学堂招收学生重行开学,精通“经算”之学的民主革命斗士徐锡麟被聘为学堂的经学兼算学教习,两年后升任学堂副办(副校长),兼测绘、体操教员。
徐锡麟把算学与军事技术和政治变革联系起来,启发学生认识学习算学的重要性。他亲手编选《绍兴府学堂癸卯甲辰年课艺》,亲制地球仪,手绘《绍兴府图》,授课声情并茂,魅力四射。他还着力开展体育活动,并在体操课上进行军事训练。这些努力使得绍兴府学堂在传播新思想方面显示出极强的影响力,涤荡着绍兴地区保守的社会风气。
1903年11月,学堂举行首届毕业考试,胡豫、沈光烈、徐世宝等5人成绩及格予以毕业,成为绍兴市境内最早的中学毕业生。
1906年,学堂改名为绍兴府中学堂。后来的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数学家陈建功,著名的社会活动家、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胡愈之都在这一年入学。
胡愈之后来这样回忆时任学堂监学的鲁迅先生:“那年绍兴府中学堂的学监是周豫才先生,就是后来用鲁迅的笔名写文的那位著名作家。他在我们这一级,每周只授生理卫生一小时,但在学校里以严厉出名,学生没有一个不怕他。他每晚到自修室巡查。有两次我被他查到了在写着骂同学的游戏文章,他看了不作一声。后来学期快完了的时候,一天晚上我和几个同学趁学监不在,从学监室的窗外爬进屋子里,偷看已经写定的学生操行评语,鲁迅先生给我的评语是‘不好学’三个字。这可以想见我在中学时的荒懒了。”
鲁迅提倡“读活书”,主张接触社会实际,注重实验实习,组织师生赴南京参观南洋劝业会,带领学生去野外采集博物标本。直到今天,鲁迅当年教学所用的标本依然保存完好。
1912年,学校正式改称浙江省立第五中学,其间,学校屡有改革举措,如整顿学风、改革考试制度、增设手工课、开展课外活动等等,校风为之丕变,百分之六七十的毕业生都能考入北京大学等知名院校。省立五中由是声誉鹊起。
1918年5月,曾经是学堂监学的鲁迅在《新青年》上发表了他的第一篇短篇小说《狂人日记》,这也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篇白话文小说。鲁迅对旧礼教、旧道德进行了无情的鞭挞,体现了对观念的革新,终于,一个雷鸣海啸、狂飙突进般的日子不期而至。一年之后的1919年5月4日,天安门前爆发了震惊中外的大规模学生游行抗议活动,史称“五四运动”。
消息传回绍兴,省立五中联合绍兴各校师生,组织数千人集合游行,声援北京爱国学生。《越铎日报》为此发表社论,赞曰:“可敬我五中学生也,可爱我五中学生也”。学校带头致电全国学联,“坚决拥护蔡校长,严惩卖国贼”。6月初,联合他校师生两千余人集会,宣布总罢课,并致电北京政府,抗议逮捕爱国学生,誓不承认亡国的“二十一条”。
1931年秋,31岁的沈金相出任校长。
沈金相到任后半个月,“九一八事变”爆发,国土一片片沦陷。在他的倡议下,全校师生素食十天,省下膳金在校园内建立了一座“九•一八”纪念碑。碑呈炸弹形,立于校园正中银杏树下的花丛间,看了令人痛心疾首,义愤填膺。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日寇全面侵略开始,为适应抗战需要,学校开始实施战时教育。次年4月底,宁波被炸,学校决定自5月1日起,高中部暂时去兰亭集训,初中部实行野外教育,即每日早上分班由教师率领至离城十余里外的东湖、禹陵、快阁等处上课。
5月4日,天刚蒙蒙亮,校园内军号声急促响起,学生们被要求抓紧生火做早餐,做完饭后务必扑灭炊烟并拆除营帐待命。吃完早饭,经老师检查巡视无误后,沈金相命令全体师生登山,且要隐蔽在树下。原来,他昨天被专员公署紧急召去,说是日本飞机计划在这一天空袭绍兴城,而且确定的轰炸目标就是省立绍中。
果然在上午9时左右,师生们看到一架飞机自东北方向飞向市区,并且急速下坠,紧接着便传来了沉闷的飞机轰鸣声。随后,绍兴城内轰炸声四起。经事后统计,这一天,日机在三区专员公署、县政府、省立绍兴中学、断河头、月池坊等地投弹14枚。其中,省立绍中中弹两颗,一位忠于职守、负责宿舍卫生和安全的校工金阿传不幸殉职。
师生们是在轰炸后的第三天才乘船返回学校的,看到宿舍屋顶已被掀起一大半,室内被炸得一片狼藉。另一颗炸弹落在操场的防空洞口,可想而知,如果同学们当时是躲在防空洞里的话,那后果不堪设想。
校舍被炸后,校方立即派人到四乡寻觅复课的地方,兰亭,成了此行的第一个落脚点。师生们住在右军祠的两廊内,放上叠铺之后显得拥挤不堪,所以连御碑亭内也搭满了双人铺。教室则设在文昌阁和流觞亭内。
山区空气清新,同学们听军号起床,在林间、溪旁背诵国文、英语。这一年暑期结束,半数以上同学的成绩总平均达到80分以上,与原先1939年5月至7月,抗战烽火仍在蔓延,在那个交织着血与火、理想与信仰的年代,浙江省立绍兴中学决定,将全部仪器、图书、课桌椅,乃至学生成绩档案,移至诸暨枫桥花明泉。
学校总部设在花明泉何氏宗祠内,校长沈金相以“读书不忘救国,救国不忘读书”的教导勉励学生,他在临时校舍的粉墙上大书“尔其忘毁校之仇乎?”八个大字,并作《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图》高挂校门口。在艰苦的环境中,学生们学习更加勤勉,他们坚信抗战终有一天会胜利,自己学到的知识一定能报效国家。
当代著名的历史地理学家陈桥驿是当时的学生,他回忆当时的国文老师姚轩卿先生讲述南明志士、抗清名将张煌言的故事时,有过这样的描述:由于姚先生讲课时是把自己的全部感情都倾注在课文之中的,所以讲到这一段时,竟讲得声泪俱下,同学们也都肃静屏息,甚至也有眼眶湿润的。
绍兴一中的校歌也是在这一时期出自姚轩卿之手,“蕺山风高,姚江流长,於越文明漱古芳。承前启后,努力精进,沐浴科学之颖光。溯开创,多少热血,毋忘,毋忘!”
随着抗战形势的日益严峻,此后学校又多次南迁,绍兴历史上一次规模宏大的教育大迁移也正式揭开大幕。学校从花明泉到嵊州廿八都、玠溪、东阳,再到永康、缙云。尽管环境极度艰难,但师生同仇敌忾,琅琅的读书声和雄壮的抗战歌声始终不辍。
这是一封特殊的家书,发信日期为1941年6月30日。这是当时学校流亡到缙云时,一位署名为“才”的学生写给在绍父母的书信。这位尚未跨入成年的中学生,在信中充分表达了自己立志报国的肺腑之言:“双亲渴望男归,此固为人子所应尽之事……然一旦思及为人子者,岂能以死守家园,相伴家人以终老为终身之大事乎,男儿当志在四方……”
1942年初夏,日军再次迫近,校方也不得不再次向浙南山区后撤。师生们结成小队分批行动,从甘霖、澄潭、镜岭、磐安、东阳、缙云,到丽水、天台,一路流亡。在流亡办学的最后一站天台县街头镇,尽管住的是茅草泥墙的房子,吃的是常年的青菜萝卜,但是师生们认识到,这已经是黎明前的最后的黑暗和困难了,所以教学工作不但没有丝毫懈怠,反而比以前抓得更紧。这一群来自白山黑水的孩子,像一簇簇野杜鹃,在后山上、岩石旁、草丛中……无处不在地怒放着。
1945年8月15日,侵华日军无条件投降。听到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后,学校连着放假一周狂欢庆祝,并迅速做出了“回撤”的决定。
1946年1月,学校迁回离别了6年的绍兴。
我来自古越兮,终回古越。
几百上千人,驮着一所中学,在烽火连天的夹缝中,奔走漫漫征程,经历多方地域,最后又凭着200多人的力量,依然驮回来,不能不算是越中教育史上的奇迹。在漫长的流亡路上,学校不仅培养了数千名莘莘学子,他们后来大多成为了新中国建设的有生力量,更难能可贵的是,学校的12000余册古籍和全部的学生档案,在隆隆炮火中无一遗失,至今仍完整地保存在学校的档案室里。
1956年,学校正式改名为“浙江省绍兴第一中学”。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任重道远。 一路风雨阳光,一路踏歌而行。这方秀丽的山水,这所知名的老校,以其丰厚的文化底蕴、博大的人文精神哺育出一代又一代风云人物。他们当中,既有辛亥革命志士、“五四”运动闯将,也有抗日救国先锋、解放战争英雄;既有党政军的领导干部,也有实业界的精英人士;既有科学文化上的巨匠学者,也有教育界的能人专家,各行各业人才遍布海内外,佼佼者不计其数,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1985年,学校贯彻教育部“关于内地十六省市为西藏办学的几项具体规定”,增设了民族初中班,首届招收藏族学生50名,此后逐年招生,至1998年停招,累计完成招生650人,为西藏培养输送了大批人才,他们现在已经成为西藏教育的重要补充形式和西藏人才培养的重要基地。
2002年,学校入选中国名校600家,是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一流名校的优秀生源基地学校。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绍兴一中筚路蓝缕,备尽艰辛,走过了120年的历程。120年,对于一个生命来讲,也许已经是一个轮回,但作为一所学校,却正值豆蔻芳华。百年的发展、百年的积淀、百年来融铸的严谨向上的学风、德高业精的教师队伍和洋溢四射的文化气氛,使得绍兴一中更具生命活力,更能深入人心。其悠久的办学历史、光荣的革命传统、深厚的文化底蕴、鲜明的办学特色和显著的办学成果,无不成为教师专业发展和学生生命发展的丰富土壤,不断地创造着跨越世纪的辉煌。
走进今天的校园,巍峨挺拔的教学大楼、设施齐备的实验馆、绿草如茵的运动场、藏书丰富的图书馆、规范合理的生活区,给师生的工作、学习与生活提供了方便。校园内蓝天与湖水相映,鲜花与楼阁争辉,芳草萋萋,绿树成荫,自然环境清幽,人文底蕴浓厚,置身其中,让人一时分不清这是学校还是花园,流连忘返。
120年春华秋实,120年桃李芬芳,包括十九位中外院士在内的近五万名优秀毕业生是学校为国育英才的最好见证。
一所学校,因百年的积累而丰富,而深沉。尤其是一所名校的百年,更是群星璀璨,韵味久远。绍兴一中走过的120年路途,正是中华民族从苦难走向新生、从封闭走向开放、从落后走向富强、从自足走向世界的历程。
回眸过去,审视今日,憧憬未来。一中人既珍惜昨天的荣誉,更关注今天的发展机遇。面向新的百年、新的六十年,绍兴一中的精神灵魂不改,绍兴一中的容颜面貌必变——在变与不变之中,绍兴一中还将再创新的辉煌!
而今迈步从头越。蓬莱定不远,正要一帆风!
Copyright (a) 200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9002345号-28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07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