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船歌 | 新西塘越里行摄(4)-爱的腕带网,医用腕带总代理,医疗腕带,婴儿防盗系统,医用标签,条码打印腕带,母婴腕带,成人腕带,新生儿腕带,儿童腕带,娱乐腕带,手写腕带,打印腕带,智能识别腕带,病人腕带,腕带打印机,管道标签 
在线客服
 爱的腕带网,医用腕带总代理,医疗腕带,医用标签,条码打印腕带,母婴腕带,成人腕带,新生儿腕带,儿童腕带,娱乐腕带,手写腕带,打印腕带,智能识别腕带,病人腕带,腕带打印机,管道标签
水乡船歌 | 新西塘越里行摄(4) 2017-11-14点击次数:3286

BGM:奥芬巴赫 "船歌"(选自《霍夫曼的故事》)

同事摄影分享,11月11日拍摄于浙江省嘉善县大云镇新西塘越里。感谢杭州索通贸易有限公司摄影俱乐部(微信公众号hzst13067758394)组织摄影活动并提供舟楫之便和免费午餐。




君到越里见,人家尽枕河。
古宫闲地少,水港小桥多。
夜市卖菱藕,秋船载绮罗。
遥知未眠月,乡思在渔歌。



我的天空又下起雨,心如水乡,潮湿阴凉
没有撑纸伞的姑娘,悠然雨巷,无尽彷徨

我低下头望着村庄,渔歌唱晚,船火昏黄
偶尔传来几阵叮当,炊烟飘荡,随河流淌

半醉之间复以琴觞,指尖轻弹,缕缕悠扬
烟雨似雾迷朦舟上,泼墨江南,思绪徜徉

且再细满一觥佳酿,且歌且饮,且咏且唱
凭栏遥寄希文辞章,宠辱偕忘,墨香满江



江南水乡,烟雨迷茫,悠悠古巷,石街长长。



一艘画舫飘荡水乡过桨声灯影的江南水乡,晃晃而去的乌蓬载的又是谁远嫁的琴妆。金陵繁花,红粉伴衣香;梨花覆霜,芳影留玉簪。一名头悬梅花钗,身着红罗裳的女子在屋檐下深情为线,浓情为针,裁锦绣,绣鸳鸯,雕花木窗下的相思铃传出阵阵悦耳的铜铃声。



是谁,在绿荷苑中题词诉怀,又是谁在亭内研磨斟茶?临水画溪,一梦千寻。庭院深深深几许,花颜凋零,然,暗香盈袖。相遇江南,一曲琴音一阕词,山水一程,风雪又一更,几笔浮云梦,余霞沾染几抹乌墨。
















风雨飘渺的水乡,雁阵惊寒的等待,一席水墨长裳,是那些惊艳了岁月的霓裳。




青钻砾瓦砌墙檐,倚河桥筑墅相依;
烟雨江南愁离怅,梦里水乡竟无眠!














梦里水乡,黑瓦白墙





少年温柔的梦里,是无尽的江南水乡。
岁月甜蜜,时光漫长。



那年夏天
夏花绚烂
当记忆蜷缩成一声祝福
当故乡的味道渲染着前方的梦
我无奈却又好奇的走上了远方的路
离开那载满童年碎片的运河
离开那封闭却又充满纯真的记忆之窗
无言、无声、无痛
坚信、即便受伤的翅膀也能振翅远飞




江水东逝、大浪淘沙
小桥流水、梦里水乡
而我踏上了繁华的不归路
却也依旧梦着江南水乡的韵味
于江渚之上
浩渺空独立
豪情满怀却也怅然






江南如诗如画,一山一水,旖旎人家,浅墨清韵,何处飞花,碧水飘萍,沉落烟霞,水墨江南。




风里水乡,绕梁藤箩香。





岁月匆匆而过
往事历历在目
多少次在梦中
回到水乡
在江南的烟雨中
撑着油纸伞
经过斑驳的石桥
走过盛开的莲塘
踏上古老的青石板
......
每每想要踏上水乡的土地
却总是怯步
不断问自己
梦中的水乡
是否还是旧时的模样



江南的美,是朦胧而古朴的,是树下悠然的下棋,是花间醉然品酒,是庭中淡然品茶。绿水萦绕着白墙,红花洒落于青瓦,蜿蜒曲回的小河在清晨和夕阳中浅吟低唱。乘一叶扁舟撑一支蒿,穿行在青山绿水中,两岸是历经风浪的班驳和亘古柔情的飘零,一泓清水所承载的,是似水流年的痕迹和沧桑。




那时年少,一心只想着走出水乡的那座石桥,从此做个奔走天涯的过客。



在泼墨山水画里,动人的不止是那诗人留下千古名篇里熙熙攘攘的秦淮河畔浆声灯影,而是那份淡雅深巷小径的宁静。




我穿行于水乡的灰墙白瓦间,不由的想起“江南水乡展旖旎,屋衍风铃声悦耳”这句诗,仿佛在一呼一吸的间隙间都充满了江南独有的气息。




独忆江南水乡

你我独坐扁舟
笑看年少风华




梦里的水乡,承载着我的梦想,宛若一叶扁舟,淌向思想的星空,层云在流浪的心,飘在辽阔的天际线。




南风入水乡,透过窗,微微凉,把酒和弦绕藤梁,谁在哼唱,丝竹悠扬,念当时锦绣未央。






一骑绝尘万千寻,
清风随我我随云。
水乡小街有窄巷,
楼檐飞花逐月轮。




置身于江南的亭台水榭,倘徉在小桥流水,垂条烟柳曳痕,走过一树一树的花开,桂花香了鼻尖,仿若薄雾轻拢纱,氤氲成一幅素雅的丹青水墨画,似风若沙,飘入空灵澄澈的梦境。睡莲呢喃,微雨湿了窗棂。曾几何时,文人墨客一袭长袖青衫,在幽径徘徊,提笔描写着风雅,着墨记载着年华。就如戴望舒《雨巷》所写的“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








走在小巷,围墙不高,上有苔痕斑驳,墙里人家后院,修竹森森,小径曲折回环,巷陌深深,亦加幽静,泼墨处,恰如唐人常建的“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夜凉如水,月尽清寒。风将水的容颜刻画,雨落凝香,丝丝扣入心扉。幽雅迷离的江南,定格了多少留恋的目光;含蕾婉转的江南,倾泻了多少画屏般的深情古意?








你说,秋深至寒,南雁早飞;后来,梧桐树上,孔雀东南。
你说,凤舞九天,倾城容颜,后来,千年尘封,终是失艳。
你说,齐眉举案,画里成妆,后来,青霜剪尽,朱颜断肠。
你说,呵手伊书,良辰共享,后来,青丝白雪,苦酒独尝。
你说,雁过衡阳,芳华未央,后来,黄花瘦尽,月落西厢。
你说,骢丝流苏,一夜长安,后来,酒家安眠,三更榻凉。
你说,醉里挑灯,倦卧沙场;后来,冷镜残钩,独坐未央。
你说,人间惆怅,自有幽情心暗藏;后来,沧海横绝,断肠声里忆唐妆。
你说,千里清秋,十指茶凉;后来,绿肥红瘦,盈袖冷香。
你说,梦萦水乡,缱绻江南;后来,画楼夕晚,水涸潇湘。
你说,西石桥上,眷侣成双倚斜阳,后来,青丝一缕,痴情一世望珍藏。



越里水乡泛扁舟
走马古镇听越剧



回到水乡旧宅,喝几盏新茶,看一场老戏。时间,这样过去,甚好。




你说,人间惆怅,自有幽情心暗藏;后来,沧海横绝,断肠声里忆唐妆。
你说,千里清秋,十指茶凉;后来,绿肥红瘦,盈袖冷香。
你说,梦萦水乡,缱绻江南;后来,画楼夕晚,水涸潇湘。
你说,西石桥上,眷侣成双倚斜阳,后来,青丝一缕,痴情一世望珍藏。
你说,经年醉梦,枉自拼凑。后来,几许相思,提笔言休。
你说,无意弄愁,西窗烛剪凭谁寄。后来,花眠人散,枯墨洇绢



旧河畔,老房屋,一切如故。
梦里那个依稀年少的身影,却早已不见。
撑着伞,在小雨里摇船听戏,
那些所谓的悲欢离合、回不去的曾经,
不过就是戏台上的一颦一笑、一嗔一喜。



暮色里,旧歌戏,
乡间草台唱不已。
摇蓬船,听几曲,
胡琴咿呀渔光寂。



远处村庄桨声细,
依稀曾是你;
人潮中红红绿绿,
阿婆茶香似往昔。




时光重叠在年少的我 青衣水袖清唱一曲,
弹指间岁月换了红颜 不知你可否会忆起:
我踮足凝气,
几句《临江驿》,
一转身你站在桥那边 回眸浅笑吹着短笛。




那年灯下闹花衣,
回头悄看去。
人潮中来回寻你,
月下拾一支短笛。




这一世的笔墨写尽豪情,纸上机关算尽,佳人倩影,孤寂疏离,只因遇你。
这一生的琴音诉尽难遇,不见伯牙子期,高山流水,知音难觅,后来遇你。
这一世的纸伞遮尽风雨,拥你恐溅泥泞,温香滑腻,不觉深记,只因遇你。
这一世的梨园仍唱旧曲,再叹霸王别姬,几段唏嘘,又是别离,再不遇你。
这一世的白衣染尽风流,危楼几番醉意,笙歌不息,百般厌弃,只因遇你。
这一世的白棋藏尽天机,负你真情几许?桃花十里,已非华衣,不愿遇你。
这一世的杯酒耗尽风华,唯愿与你成家,笔墨为誓,书尽情话,风流不假。
这一世的江南朦胧烟雨,水乡仍弹旧曲,千般相思,一种愁绪,只因遇你。
这一世的江山遍布足迹,风光皆作锦绣,寒来暑往,细针密缕,只为送你。




十月里江南秋雨纷纷扬扬
月季花开满青石板的小巷
微风拂过古刹钟声敲响
惊醒了鸟儿衔来杜鹃花床
廊桥古亭倒映在太湖中央
绵绵情丝缠绕淡淡桂花飘香
温酒一杯浅尝隔世梦一场
任多情人醉倒在花海水乡
谁难舍一段尘缘落下诗句千行
谁望穿隔岸灯火欲将心事轻藏
怎料想转眼间月季浓夜初妆
姹紫嫣红竟把世间美好都绽放
谁闻香不禁起舞引得彩蝶双双
谁一笔丹青跃然勾勒你的模样
穿越时间的墙你的美越发绽放
这满城绝艳叫我怎能忘
天已凉露水浸湿兰花窗
胭脂红寻一抹浅笑唇边藏
千年传说还在琴声中轻唱
油纸伞已泛黄曲终人未散




我希望能在江南水乡般的地方遇见你,那里有斜顶矮瓦房,或许是两层的,青瓦,红窗,黑色砖墙。有水乡一样的街道,不会吵闹但比森林更有生机。




雪月风花,轻抚琵琶,弹不断千丝岁月。月下独酌,波澜不惊,玉潔渊清。曲终,霓裳迎风舞,散尽一世风华。江南静谧,悠闲,是城市喧嚣纷扰中的一带洞天幽境,吴侬软语,江南丝竹,绘出一幅水墨江南。




越里水乡绕梁藤萝香
越戏悠扬和弦入梦乡
谁在哼唱古镇的过往
千百年风华已被淡忘
石阶长长步调轻摇晃
斑驳围墙刻着昨日伤







熟悉
梦依稀
犹若记忆
定格在心底
音容未曾远离
背影风情终华丽
别离数载回首往昔
梦里水乡花四季
山清水秀旖旎
风吹草长齐
鱼翔浅底
蝶舞曦
风疾
















心之神往的江南水乡,那里山温水软,石桥小舟,烟雨杏花,适合一个人温柔地做梦。窗前听一帘雨,月下品一壶茶,在醺然困意中享受时间的美,哪怕虚度了光阴也不觉得遗憾。在闲逸的江南,看花开花落,客来客往,连惆怅都是甜蜜的。




寥寥几笔勾勒,便把江南的花语鸟啼、绿风清歌,遣倦过几度晚钟晨吟,在一卷漾漫江南气息的宋词里浅浅绽放,在一张萦绕江南旖旎的宣纸上缓缓流淌,水墨江南,倾尽天下。






我打翻的茶,
和你酡红的脸,
都在这江南水乡里,
慢慢发酵着。




小镇水乡,秋夜风凉,河畔灯明,单影成双。
佛曰命定,莫弃莫离,人生七苦,愚人无畏。










生命如水,静默流淌。
愿双手作桨,
乘千层风破万重浪,
驱舟渡洋,
到达你梦中的水乡。










喜欢那些粉墙黛瓦,寂寥雨巷
就像喜欢水乡的船桨咿呀,折扇月牙






凉风徐徐,阳光微熹。我著一身青衣独自漫步在江南水乡。黑瓦白墙,流水潺潺,晕染一卷水墨。












花事未了,水乡故梦,在冥冥凡尘中,只是匆匆那一瞥,便倾覆了整个余生。
只可惜,没能在对的时光遇见你。




风里水乡、绕梁藤萝香
丝竹悠扬、和弦入梦乡



为什么独爱江南,为什么痴迷水乡,自古以来,中国的文人始终在入世与出世中辗转徘徊,而终于找到“诗意的生活”这个解脱之道,那江南的水乡小镇或许正是实现这种理想的最佳载体。这里有他大部分的至亲好友,有他日复一日相同的生活,甚至有他失意时可“小隐”或“大隐”的山林和市集,也难怪可以做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了。


生活不止眼前风景,还有音乐、艺术、诗和远方,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Copyright (a) 2008-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9002345号-28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0705号